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武27世纪 正文 第537章 鬼火少年

小说:高武27世纪  作者:草鱼L  源网站:本站原创
"书籍是青年人不可分离的生活伴侣和导师."
第一序列为你分享的是高武27世纪的正文 第537章 鬼火少年 希望你喜欢!
    钢厉承,你的那个什么树,一次可以允许几个武者进去,武者的品阶上限是几品,如果仅仅是六品,那没有什么意义,大概率杀不了苏越!”

    青初洞冷着脸道。

    根据已知的情报,苏越曾经连七品都斩杀过,而且西武毕业典礼,还会有其他武者在场,几个六品很难杀他。

    最关键还不知道一次可以容纳多少武者。

    什么上古年轮树,总给人一种不靠谱的感觉。

    就钢骨族这群愣头,能有什么智商。

    “哈哈哈,青初洞急什么,且听我慢慢介绍一下。

    “首先,是有一个好消息,上古年轮树,可以把神州西武的武者,定格在25岁。

    “只要超过25岁,就会被驱逐出去,绝巅都不例外。

    “而25岁以下的神州武者,则许进不许出,这样还能吸引一批送死的。”

    钢厉承一脸倨傲的解释道。

    “对联军不限品级和年龄吗?

    “那还不简单,我和青初洞亲自去一趟。

    “你也别设置什么25岁,柳一舟目前是神州最年轻的绝巅,调查一下柳一舟多大岁数,只要比柳一舟年轻的武者,全部放进来,一次全部斩杀!”

    肆眀庆不耐烦的说道。

    这群人简直是有病。

    既然绝巅都可以进去,那还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急迫,听我把话说完。

    “没错,千年树的领域内,理论上确实绝巅都可以进入,但那仅仅是理论。

    “而且年轮树对联军的年龄和品阶没有限制,但唯独对数量会很苛刻,每一次,只能传送一个武者。

    “还有,年轮树一开始很脆弱,传送不了太强的气血波动,得循序渐进,最开始,极限是六品。”

    钢厉承见大家还有些不理解,只能不耐烦的摇摇头,继续解释道:

    “简单来说,上古年轮树一开始只能传送六品,而且一次只能传送一个。

    “这就是限制条件。”

    唰!

    钢厉承刚刚话落,肆眀庆直接站起身来,冷冷盯着他:

    “钢厉承,你涮我呢?是不是?”

    肆眀庆毫不客气的骂道。

    其他绝巅也皱着眉。

    一次只能传送一个武者,还是个六品。

    你传送过去要干什么?

    送菜吗?

    虽然各宗族也不缺一个六品,但也没有必要给神州年轻人练兵吧。

    你纯粹就是闲的。

    “钢厉承,你应该了解苏越,他不是普通的六品,哪怕咱们派遣六品巅峰的宗师过去,也没有丝毫胜算。”

    青初洞也摇摇头。

    或许,钢厉承也是好意吧。

    但这个所谓的方案,真的太蠢了。

    “你俩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每次话说一半就被你们打断,你们火气就这么大嘛?

    “这次谁都别打断我说话。”

    钢厉承沉着脸,表情很不痛快。

    都已经是堂堂绝巅,一点强者该有的从容都没有,一个个和莽夫一样。

    “年轮树一开始的传送能力确实弱,但随着传送次数的增幅,会一次比一次强。

    “只要咱们传送一定数量的六品之后,就可以开始传送七品。

    “当年轮树的传送通道再适应七品之后,就可以传送八品。

    “以此类推,到最后,理论上有可能会传送一个绝巅。

    “当然,年轮树也只能承受一个绝巅传送,之后就会彻底损坏,所以为了联军和睦,我钢骨族真的是出了血。”

    钢厉承终于完整的介绍了一遍。

    沉默!

    几个绝巅沉默了几秒钟。

    “我有问题。

    “如果只能传送一个绝巅,那我阳向族和四臂族,到底该谁去?

    “第二,传送多少六品之后,才可以开始传送七品?

    “第三,需要什么条件,才可以传送绝巅?”

    青初洞寒着脸问道。

    “问得好。

    “第一个问题,其实你们根本就不用想太多,哪怕六品杀不了苏越,七品也会成功。即便破天荒的七品都失败,那八品再不成功,天理难容。

    “别说你和肆眀庆,就是九品都没机会过去。

    “第二和第三个问题,我一起回答你。

    “传送多少六品之后可以传送七品,我钢骨族有一个详细的计算方法。

    “从绝巅开始逆着算,两个九品的气血量,可以撑开容纳绝巅的传送通道。

    “4个八品,可以撑开两个九品的通道。

    “同理,8个七品,可以让4个八品得到传送机会。

    “最终,很容易就能计算出来……第一批传送的六品,是16个。”

    钢厉承道。

    计算方法确实简单。

    几个绝巅你看我,我看你。

    如果真的要开始对赌,那就代表,两族最少都要牺牲16个六品。

    甚至,8个七品都没有什么必胜的把握。

    这不是一笔小损失。

    “如果二位谁舍不得对赌,那就直接算输。

    “肆眀庆,你是联军盟主,也是你率先反对平分掌目族地盘,那就先问你吧。

    “8个六品,你舍得吗?”

    钢厉承铁青着脸问道。

    说实话,钢厉承心里比较唾弃这个搅屎棍。

    如果不是这个死脑筋,他钢骨族不至于浪费上古年轮树。

    “哼,区区8个六品,我四臂族还不至于牺牲不起。

    “你应该问青初洞敢不敢赌!”

    肆眀庆一脸轻蔑。

    每族牺牲8个六品而已。

    族内总有一些不听话的六品,也有一些急于立功的落魄六品,甚至还可以派遣死囚过去,赏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

    七品都不愁。

    “我赌了!”

    青初洞也黑着脸点点头。

    为了联军大局,这次不赌不行了。

    万一输了,就只能等以后再找回面子吧。

    “出场顺序呢?怎么制定?”

    青初洞又问道。

    毕竟最终出场的绝巅只有一个,虽说杀一群25岁以下的神州年轻人,绝对不可能轮到绝巅出场。

    但总得有个先后顺序。

    “这个简单。

    “统计战争的牺牲人数,哪一族牺牲最多,就让哪一族的绝巅最后出场。

    “你们对赌的目标,只是杀苏越而已。

    “反正年轮树每次只能允许一个宗师出场,你们两族按交叉顺序出战,谁能杀了苏越,就算谁赢。”

    钢厉承作为中间人,已经做到了极致。

    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好,我同意!”

    青初洞看了眼金竹洞,后者也默认的点点头。

    “我四臂族也同意!”

    还不等肆眀庆开口说话,另一个四臂族绝巅就提前说道。

    不能再起幺蛾子了。

    联军没了沸血族和掌目族,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固定关系。

    肆眀庆打破一次和谐,青初洞他们或许能忍。

    但如果无休止的弱智下去,只会让所有人一起毁灭。

    “哼,本盟主勉强同意吧,论宗师实力,你阳向族也就是垃圾。”

    肆眀庆一脸不屑的笑了笑。

    “肆眀庆我警告你。

    “这次我青初洞忍让你,那是为了联军安宁,为了大家能一起去对付神州。

    “你记住,这是我青初洞第一次退让,也是最后一次。

    “以后如果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阳向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青初洞站起身来,留下几句话后,直接甩手离开。

    他得回去物色出战人选。

    六品没必要多说,别说每族出8个,就是再出18个,那也依然还是炮灰。

    最关键的人选是七品。

    甚至,是八品。

    八品大概率不会出战,但也不得不准备。

    “青初洞,这次有把握赢吗?”

    回圣城的路上,金竹洞一脸忧愁的问道。

    交叉出战,这是很冒险的一种方式。

    很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就是阳向族刚刚把苏越打到奄奄一息,结果被反杀,反而下一个上场的却是四臂族。

    运气占很大的成分。

    “五五开吧。

    “算了,这次消停点,陪四臂族再玩玩。

    “湛轻洞已经突破的事情,暂时保密吧,万一这次对赌咱们输了,湛轻洞就是扳回一局的筹码。

    “掌目族的地盘,我拿定了。”

    青初洞和金竹洞踏空走在最前方,他俩身后是浩浩荡荡的阳向族大军。

    由于这次战争失利,大部队的其实有些萎靡。

    “想想也是憋屈,我阳向族明明已经是四个绝巅,却还要藏着一个。”

    金竹洞冷笑了一声。

    “这也没办法,手里能多一张底牌,在必要的时候是杀手锏,可以杀人于无形。

    “而且湛轻洞刚刚突破,根基不稳,还需要再稳固一下。

    “湛轻洞是无意中得到了天圣的机缘,和柳一舟这种新晋绝巅不一样,他还是有点弱。”

    青初洞摇摇头。

    湛轻洞是阳向族的一张底牌,起码现在还不是亮底牌的时候。

    “湛轻洞运气可真好,起码比沸变离那个倒霉鬼好一万倍。”

    金竹洞又嘲笑了一下。

    沸变离。

    很久之前就沸沸扬扬,传遍了他是下一个绝巅的消息。

    可到了最后,他沸变离简直活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在很久之前,湛轻洞挑战去沸变离,结局很悲哀,连十招都坚持不住。

    沸变离。

    可能这是湿境历史上,最窝囊的一个最强九品。

    “对了,还有个事。

    “那个屡次出现,却又屡次被苏越殴打的年轻阳向族,一定得调查出眉目来。

    “隐身术连绝巅都探查不到,而且每次出现,都在绝巅级别的大战中,很反常。

    “我有预感,这个少年身上,一定有大秘密。”

    青初洞又说道。

    “嗯,这个青年确实诡异。”

    金竹洞也皱着眉。

    那么年轻的六品,如果是生活在阳向族圣城,没道理一点资料都没有留下。

    但在散星城池,不可能有那么年轻的六品出现。

    ……

    深楚城!

    苏越正骑着一个没有轮胎的摩托车,爽得不可自拔。

    对!

    他跨过湿鬼塔,刚刚洗了个热水澡,衣服都还没有穿戴完整,就收到了来自科研院的礼物。

    原来聂海钧知道苏越要回来,早就让工作人员拿着新玩具在等苏越。

    辉能机车!

    可以悬浮在十米左右的高空飞行,速度可以比现在的汽车快两倍。

    这已经是类似于飞机的飞行器。

    武道时代,由于空气中混和了不稳定的灵气,所以科技时代的一切飞行工具全部失效。

    其实倒也不是飞不起来,就是故障率高的可怕,导航系统彻底紊乱。

    最后,人类就只能放弃了飞行工具。

    虽然现在的汽车已经快到了极致,但和真正的飞行工具比起来,依然要逊色很多。

    没办法,汽车在行驶的过程中,会面临很多阻力,哪怕路面修得在畅通,也肯定达不到飞行的那种绝对直线。

    这次科研院终于传出来好消息。

    由于可以在湿境建城,所以科研院在湿境发现了一种全新的能量矿石,代号为辉。

    这个辉能矿石可以中和空气中的不稳定灵气,而且还会形成一股很澎湃的爆发力,可以让飞行器飞的更快。

    但同时,由于辉能量利用的还不是很纯熟,所以科研院目前还没有普及开来,只能在一些尖端部门,先体验一下,算是一种测试。

    根据工作人员讲述,辉能机车目前只允许宗师驾驶。

    毕竟,这还只是试验用品,一旦在空中发生了什么事故,宗师有气罡,可以毫发无伤的降落下来。

    而且操控辉能机车,也需要极限的专注力,这是普通五品武者不具备的素质。

    苏越这辆机车是科研院特质版,据说还有专门用来载人的辉能公交飞行器,苏越觉得有机会他得去见识一下。

    咻!

    穿着崭新的皮衣,驾驶辉能机车,苏越打开导航,一骑绝尘的朝着西都市方向掠去。

    “有点单调。

    “问题出在哪了呢?

    “对,没有音响啊!”

    回去的路上,苏越心里空落落,总觉得少点什么。

    他突然想起来了。

    应该在辉能机车的后面,安装两个低音炮大音箱,再配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

    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大半夜开着音响去炸街。

    酷毙了。

    油啊哔哔啊……一起来跳激光舞……

    呕来来,欧拉拉

    空旷的天空,一个二哔青年站在机车上,不住的摇头摆尾,放声高歌,行事风格像极了一个神经病。

    释放!

    苏越内心的压力太大,他需要狠狠的释放。

    虽然释放的风格野性了一些,但年轻人嘛……谁还不崇拜一些酷的东西呢。

    ……

    西都市,科研院!

    苏越见到聂海钧之后,后者一脸激动。

    聂海钧是真的激动。

    随着离灾鼎逐渐稳定,神州在湿境建城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前景一片大好。

    同时,以前根本都没有见过的物资,也到了科研院的实验室。

    新兰国事件之后,科研院已经升级了不少战甲和兵器,甚至连丹药的水平也是水涨船高。

    三天前,柳一舟截了掌目族的物资,随后委托牧京梁送到了科研院。

    这才是一笔真正的宝藏。

    聂海钧作为科研院的院长,这几天都不睡觉,时时刻刻都在研究掌目族的物资。

    毕竟是掌目族逃亡时候的家底,里面有很多东西拿都是绝密级别,神州甚至都没有听说过。

    神州科研院不少关键性的课题,也从一些东西上,找到了突破口。

    其实不仅仅是聂海钧,科研院其他部门,以及整个丹药集团的大楼,这几天都没有灭过灯。

    大家都已经疯了。

    对这些研究人员来说,这几天比过年还要开心。

    当然,聂海钧又连连感谢了苏越很久。

    虽然这次湿境大战的事情没有在神州传播开,但聂海钧毕竟是实权的九品院长,他第一时间就的得到了全过程。

    可以说,如果不是苏越屡次冒险,袁龙瀚都不可能传送过去。

    苏越虽然只是个六品,但他却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院长,我的机车,有点……”

    等聂海钧冷静下来之后,苏越皱着眉,准备谈一谈低音炮音箱的事情。

    速度和音乐配合起来,才能燃烧出真正的躁动火焰。

    苏越认为自己血脉里流淌着火辣辣的热情。

    低音炮!

    我要装两个。

    “机车怎么了?

    “是不稳定吗?确实,科研院对辉能源的利用率还不彻底,辉能机车有时候会不稳定。

    “但你放心,最多半年,辉能机车一定会达到很均衡的状态,甚至速度还可以有所提升。”

    聂海钧愣了一下。

    他以为苏越嫌辉能机车的速度不够快。

    “不是速度,也不是不稳定。

    “我就是觉得,机车缺少两个大功率的低音炮音箱。

    “反正空中也没有人,我想释放着音乐疾驰。

    “就是,很动感的那种音乐,DJ音乐,呱呱DJDJ,就这种,躁动的。”

    苏越很认真的笔画着。

    “孩子,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

    聂海钧上前,摸着苏越的额头,好像在测试他有没有发烧。

    “讨厌什么?香菜?”

    苏越一愣。

    这老头的思维有点欢脱。

    我在这说音箱呢,你和我扯香菜。

    聂海钧眉头一皱。

    神特么的香菜,八竿子打不着。

    “我最讨厌鬼火少年,也讨厌炸街电瓶车。

    “我更讨厌DJ舞曲。”

    聂海钧一字一句的说道。

    “唉……院长,那我的音箱?”

    苏越顿时间意兴阑珊。

    没有音乐,机车还有什么意义。

    “音箱可以给你安装,但音乐得用我的。”

    聂海钧道。

    “啥音乐?”

    苏越皱着眉。

    聂海钧看着苏越,最终幽幽来了一句:

    “大悲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第一序列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高武27世纪,高武27世纪最新章节,高武27世纪 本站原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新书推荐:再造计划 我召唤了玩家 我真是武者大佬 麟帝偏爱之月妃不受 神话之末 天南剑侠传 六界史歌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快穿之女主不当炮灰) 二次